让中国的不锈钢管名扬世界

实标厚度-把诚信刻在脸上

全国免费加盟热线: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网店交易 > 网店交易出售 >

淘宝模特圈乱象丛生 10个新人9个被骗过

文章出处:未知 人气:发表时间:2022-04-30

原标题:模特圈乱象:10个新人有9个被骗过。涉事模特公司已停业整顿。杭州市市场监管局表示,今年收到32起类似投诉。业内人士表示,淘宝模特行业已经火了很多年,但标准几乎一直没有。

钱江晚报记者了解到,2014年以来,收费拍模特卡的淘宝模特骗局层出不穷。杭州作为“电商之都”,聚集了全国最多的淘宝模特和网络直播名人,市场需求催生了行业的发展。

据统计,2010年,杭州专门做电子商务的写真摄影公司不到200家,而现在这个数字至少增长了10倍。

在58同城等招聘网站上,所有模特招聘页面都会有一个提示:建立模特档案,收取费用,试镜押金,都涉嫌欺诈。请警惕!

杭州的冯女士和有着相同的经历。她比卢柯早一周面试,而且更早发现她可能被骗了。

在杭州市场监督管理局,钱江晚报记者了解到,今年以来,关于模特招聘的投诉有32起,其中4起涉及艺术线文化。其办公室所属的东站枢纽市场监督管理所也接到6起投诉。“上周,有一个。基本上都是交钱拍照,说自己是模特,最后一无所获。”一位负责人表示,诉讼涉及的金额大多在3000元到1000元不等。最多时,投诉人在一年内连续花费9480元办理模卡和宣传。

更多的人不是投诉,而是在网上寻求自己的权利。在豆瓣上,网友总结自己被骗的经历,列举了近十家“杭州骗子模特公司”,其中艺术线文化名列其中。

在百度的“模卡”贴吧里,几乎都是哭着被骗的。记者翻了几页,有近三分之一发生在杭州。

“宇哥”是贴吧的常客。“你是说杭州东站的那家吧?我去过那里。”钱报记者提到的艺术线文化,他并不陌生。他之前想做网络名人,也面试了多家模特公司。

与其他人相比,他是幸运的,因为他拿回了他的钱。“回家一查,我就知道被骗了。第二天我去找麻烦,打开了免提报警。对方吓坏了,赶紧把钱还了。”于戈告诫记者,不要拍模特卡,也不要接工作。“不然拿回钱的概率很低。”他说,这几个月来,来找他咨询的不下十几个人,大部分都没有下文。

东站市场监督管理所负责人告诉记者,艺线文化已经取得营业执照,也有相关经营资质。在日常考察过程中,艺线文化确实有模特业务。因此,在今年的6起投诉中,除1起双方已协调撤回投诉后再处理外,基于当事人的诉求,市场监管所采取了协商调解的方式。“投诉人的要求其实很简单,就是退一部分费用。”该负责人表示,咨询双方意见后,投诉问题基本解决。

昨日,记者再次来到火车东站附近的艺术线文化公司,却发现大门紧锁,海报已被撕掉。透过门缝往里看,办公家具还在,人却不见了。

按照招聘信息给公司打电话,没人接。旁边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说:“昨天警察来了,今天关门了。”

记者从江干警方了解到,今年警方已接到多起投诉,对该公司关注已久。通过多部门合作,该公司从昨天开始进入停业整顿阶段。

“这太普通了。10个新人中有9个被骗过。”安娜是一名有4年经验的车展模特。她见过太多类似的套路。“前段时间我高中同学想当模特,问我要不要出2000块买模特卡?”

其实她大二刚入行的时候,也是被收留的。学校外面的广告公司

即使有模特证,大部分公司还是会请模特来面试。“穿上衣服,好好看看。只有当他们满意时”。安娜说大部分模特的模特卡都是来自之前的工作积累。“这种临时的艺术照,对于接工作几乎没什么用。”

这些公司的套路可不止模特卡、形象卡、试镜费、宣传费……“就算你已经在别处拍了这些,他们也会以不符合标准为由让你再拍。”安娜说,说白了,她要你付钱。

“在业内,拍模特卡的费用一般都是经纪公司出,而不是自己负责。”另一位职业模特艾米丽也认为,“经纪公司既然看重你,就不会在乎这点小钱。”自从她和上海某大型模特经纪公司签约后,一系列的包装和宣传费用都由公司承担。“只有几次,我们请了专业的老师讲课,而且是自己出钱。”

阿瑶做淘宝模特8年了。从2011年到现在,她自称是“半退休”老人。

我第一份工作是婚纱摄影模特。当时正是淘宝模特火的时候。杭州一家工作室看中了阿瑶,以月薪一万元录用了她。“杭州本地模特不够,一些公司开始到处招人。”在她的印象中,刚来杭州的时候,淘宝模特的数量还不到现在的五分之一。

短短几个月,从最初的50元一块,阿瑶的模特费迅速翻了三倍,让她在整个四季青小有名气。“2012年对我来说是最火的时候,那时候我拿了一件衣服,最贵的一件400块钱。”拍了几次爆炸,阿瑶的身价就涨了。旺季的时候,她一天要拍上百件服装,光模特收入就有两万多元。2015年以后,Ayao很少接新单。按她的说法是“上气不接下气”。“这个职业的生命周期很短,”她解释道。时尚风格总是在变化,店主和消费者很快就会厌倦看到同一张脸。

“很多时候,缺乏明确的规则。”模特卡之类的坑,在阿瑶看来,只是冰山一角。她给记者举了两个例子。

“就合同而言,不仅部分经纪公司不签合同,过去接单时也往往是口头约定。”像Ayao这样的自主车型,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每个月都会接到近百个订单。“我不可能每次拍戏都和客户签合同。很多时候我忘了当场收钱,拿不回来了。”

另一方面,对模型的误解也时有发生。“以前微信偶尔会收到‘业务单’的邀请。”阿瑶解释说,所谓的'生意单'就是邀请模特陪自己参加一些社交活动。“有的甚至注明‘绿局’。谁知道这里面有没有猫腻?”在阿瑶看来,这个行业已经火了很多年,但是几乎没有规范。

同类文章排行

最新资讯文章

返回顶部